当前位置:鲁南世纪人才网(www.lnsjrc.com)财经孙弘者阅读附答案
孙弘者阅读附答案
2022-11-30

丞相公孙弘者,齐灾川国薛县人也,字季。少时为薛狱吏,有罪,免。家贫,牧豕海上。年四十余,乃学春秋杂说。元光五年,有诏征文学,策奏,天子擢弘对为第一,拜为博士。是时通西南夷道,置郡,巴蜀民苦之,诏使弘视之。还奏事,盛毁西南夷无所用,上不听。

弘为人恢奇多闻,常称以为人主病不广大,人臣病不俭节。弘为布被,食不重肉。每朝会议,开陈其端,令人主自择,不肯面折庭争。弘奏事,有不可,不庭辩之。尝与主爵都尉汲黯请间,汲黯先发之,弘推其后,天子常说,所言皆听,以此日益亲贵。尝与公卿约议,至上前,皆倍其约以顺上旨。汲黯庭诘弘,上问弘,弘谢曰:夫知臣者以臣为忠,不知臣者以臣为不忠。上然弘言,益厚遇之。

汲黯曰:弘位在三公,奉禄甚多。然为布被,此诈也。上问弘。弘谢曰:有之。夫以三公为布被,诚饰诈欲以钓名。且臣闻管仲相齐,有三归,侈拟于君,桓公以霸,亦上僭于君。晏婴相景公,食不重肉,妾不衣丝,齐国亦治,此下比于民。今臣弘位为御史大夫,而为布被,自九卿以下至于小吏,无差,诚如汲黯言。且无汲黯忠,陛下安得闻此言。天子以为谦让,愈益厚之。卒以弘为丞相,封平津侯。

弘为人意忌,外宽内深。诸尝与弘有郤者,虽详与善,阴报其祸。杀主父偃,徙董仲舒于胶西,皆弘之力也。食一肉脱粟之饭。故人所善宾客,仰衣食,弘奉禄皆以给之,家无所余。士亦以此贤之。

淮南、衡山谋反,治党与方急。弘病甚,自以为无功而封,位至丞相,宜佐明主填抚国家,使人由臣子之道。今诸侯有畔逆之计,此皆宰相奉职不称,恐窃病死,无以塞责。乃上书:臣弘行能不足以称,恐先狗马填沟壑,终无以报德塞责,乞骸骨。天子报曰:古者赏有功,褒有德,守成尚文,遭遇右武,未有易此者也。君其省思虑,一精神,辅以医药。因赐告牛酒杂帛。居数月,病有瘳,视事。

元狩二年,弘病,竟以丞相终。(节选自《史记平津侯主父列传》)

4、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,不正确的一项是()(3分)

A.宜佐明主填抚国家填:通镇,镇抚,安抚

B.人臣病不俭节病:担忧

C.守成尚文,遭遇右武右:崇尚

D.治党与方急党与:同党的人

5、下列各组句子,全都表明公孙弘为官机智的一组是()(3分)

①令人主自择,不肯面折庭争②天子擢弘对为第一,拜为博士

③弘奉禄皆以给之,家无所余④终无以报德塞责,乞骸骨

⑤因赐告牛酒杂帛⑥汲黯先发之,弘推其后

A.②③④B.①⑤⑥C.②③⑥D.①④⑥

6、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,不正确的一项是()(3分)

A.汉朝开通西南夷的道路,在那里设置郡县,巴蜀人民对此感到困苦,皇帝命公孙弘前去视察。公孙弘视察归来,向皇帝报告,极力诋毁西南夷没有用处,表示他对民间疾苦的关心。

B.公孙弘曾经与公卿们事先约定好了要向皇帝谈论的问题,但到了皇上面前,他却违背约定,而顺从皇上的意旨。这些事揭示了他有曲学阿世的一面。

C.公孙弘通过管仲、晏婴的对比,是为了阐明高官应该戒奢、躬行节俭,认为从九卿以下直到小官吏应该没有贵贱的差别。

D.公孙弘深受皇上的器重,即便是在淮南王和衡山王谋反,他恰逢病重向皇上提出辞官回乡时,皇上依旧安抚他少用心思,集中精神,好好养病。

7、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。(10分)

(1)弘为人意忌,外宽内深。诸尝与弘有郤者,虽详与善,阴报其祸。(5分)

(2)今诸侯有畔逆之计,此皆宰相奉职不称,恐窃病死,无以塞责。

【参考答案】

4.B.病:短处、毛病。

5.D.②⑤天子的做法③公孙弘资助别人,非为官机智。

6.C.以偏概全。

7(1)公孙弘为人猜疑忌恨,外表宽宏大量,内心却城府很深(刻毒)。那些曾经同公孙弘有仇怨的人,公孙弘虽然表面与他们相处很好,但暗中却加祸于人予以报复。(意:猜疑,1分;深:城府很深(刻毒),1分;诸者,那些的人,1分;详:通佯,佯装,表面上,1分,句意,1分)

(2)如今诸侯有反叛朝廷的阴谋,这都是宰相工作不称职的结果,害怕一旦默默病死,没有办法搪塞责任。(畔;通叛,反叛,1分;此皆宰相奉职不称:判断句,1分;窃:默默,无声无息,1分;无以,没有的办法,1分;句意,1分)

【参考译文】

丞相公孙弘是齐地灾川国薛县的人,表字叫季。他年轻时当过薛县的监狱官员,因为犯了罪,被免官。他家里穷,只得到海边去放猪。直到四十多岁时,才学习《春秋》及各家解释《春秋》的著作。武帝元光五年(前130),皇帝下诏书,征召文学,全部对策文章被送到皇帝那里,武帝把公孙弘的对策文章提拔为第一,封他为博士。这时,汉朝开通西南夷的道路,在那里设置郡县,巴蜀人民对此感到困苦,皇帝命公孙弘前去视察。公孙弘视察归来,向皇帝报告,极力诋毁西南夷没有用处,皇上没采纳他的意见。

公孙弘为人雄伟奇异,见闻广博,经常说人主的毛病在于心胸不广大,人臣的毛病在于不节俭。公孙弘盖布被,吃饭时不吃两种以上的肉菜。他每次上朝同大家议论政事,总是先开头陈述种种事情,让皇上自己去选择决定,不肯当面驳斥和在朝廷上争论。他曾经和主爵尉汲黯请求皇上分别召见,汲黯先向皇上提出问题,公孙弘则随后把问题阐述得清清楚楚,皇上常常很高兴。他所说的事情都被采纳,从此,公孙弘一天比一天受到皇帝的亲近,地位显贵起来。他曾经与公卿们事先约定好了要向皇帝谈论的问题,但到了皇上面前,他却违背约定,而顺从皇上的意旨。汲黯在朝廷上责备公孙弘,皇上问公孙弘,公孙弘谢罪说:了解我的人认为我忠诚,不了解我的人认为我不忠诚。皇上赞同公孙弘的说法,越发厚待公孙弘。

汲黯说:公孙弘处于三公的地位,俸禄很多,但却盖布被,这是欺诈。皇上问公孙弘,公孙弘谢罪说:有这样的事。我有三公的高贵地位却盖布被,确实是巧行欺诈,妄图钓取美名。况且我听说管仲当齐国的相,有三处住宅,其奢侈可与齐王相比,齐桓公依靠管仲称霸,也是对在上位的国君的越礼行为。晏婴为齐景公的相,吃饭时不吃两样以上的肉菜,他的妾不穿丝织衣服,齐国治理得很好,这是晏婴向下面的百姓看齐。如今我当了御史大夫,却盖布被,这是从九卿以下直到小官吏没有了贵贱的差别,真像汲黯所说的那样。况且没有汲黯的忠诚,陛下怎能听到这些话呢!武帝认为公孙弘谦让有礼,越发厚待他,终于让公孙弘当了丞相,封为平津侯。

公孙弘为人猜疑忌恨,外表宽宏大量,内心却城府很深(刻毒)。那些曾经同公孙弘有仇怨的人,公孙弘虽然表面与他们相处很好,但暗中却加祸于人予以报复。杀死主父偃,把董仲舒改派到胶西国当相的事,都是公孙弘的主意。他每顿饭只吃一个肉菜和脱壳的粗米饭。老朋友和他喜欢的门客,都是他供给衣食,公孙弘的俸禄都用来供给他们,家中没有余财。士人都因为这个缘故认为他贤明。

淮南王和衡山王谋反,朝廷追究党羽正紧的时候,公孙弘病得很厉害,他自己认为没有什么功劳而被封侯,官位升到丞相,应当辅助贤明的君王安抚国家,使人人都遵循当臣子的道理。如今诸侯有反叛朝廷的阴谋,这都是宰相工作不称职的结果,害怕一旦默默病死,没有办法搪塞责任。于是,他向皇帝上书说:我的品行才能不能同这高高的官位相称,恐怕先于陛下的狗马而死去,最终无法报答陛下的恩德和搪塞责任。我希望辞官归家。武帝答复他说:古代奖赏有功的人,表彰有德的人,守住先人已成的事业要崇尚文德教化,遭遇祸患要崇尚武功,没有改变这个道理的。希望你少用心思,集中精神,再以医药辅助治疗。于是,武帝恩准公孙弘继续休假,赐给他牛酒和各种布帛。过了几个月,公孙弘的病情大有好转,就上朝办理政事了。

武帝元狩二年(前121),公孙弘发病,终于以丞相的身份死去。

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